<ruby id="p7pf1"></ruby>

<address id="p7pf1"></address>

      <form id="p7pf1"></form>

      <ins id="p7pf1"><progress id="p7pf1"></progress></ins>
      <address id="p7pf1"><nobr id="p7pf1"></nobr></address>

      <address id="p7pf1"><address id="p7pf1"><nobr id="p7pf1"></nobr></address></address>

                 
                全國服務熱線:13315253410
                企業郵箱
                推動污染場地修復行業可持續發展
                來源: | 作者:集團行政人事部 | 發布時間: 2021-09-26 | 263 次瀏覽 | 分享到:
                推動污染場地修復行業可持續發展

                隨著污染防治攻堅戰的深入推進,我國土壤污染修復產業逐步向縱深發展。據統計,我國土壤污染修復產業修復產值從5年前的每年50億元左右逐步發展到每年200億元左右。當前,鋼鐵(焦化)、農藥和化肥生產等行業的污染修復治理需求逐步顯現,一些原位修復技術和專業裝備的應用逐漸增多,土壤修復與公眾及社會各界的直接或間接接觸也逐漸增多。

                但土壤修復作為環保產業中的新興產業,在投資模式、施工管理、治理成效和公眾接受度等方面,與傳統環境治理產業有較大差異。由于行業還處于發展階段,行業法規和技術規范尚不健全,土壤修復的差異性強,全社會缺少相關應對經驗。業主方、施工方、監管方、咨詢服務方以及公眾等對土壤污染問題的認識角度和出發點不同,導致土壤污染修復工程在立項、實施、驗收等環節,出現了障礙類型多、推進難度大、溝通協調困難和項目執行效率低下等各類問題。

                場地修復工程的特征和挑戰

                第一,場地內土壤和地下水污染情況的空間變異性大。由于土壤性質的空間變異性和水文地質條件的不確定性,以及工程前期各階段的調查目的、內容和結果指向不同,土壤修復行業很難完全按照調查和風險評估階段確定的修復目標和修復范圍開展修復施工。污染場地的初步調查,目的是識別場地是否存在潛在污染及特征污染因子;詳細調查,目的是核定污染程度和確定污染邊界;風險評估,目的是計算風險水平和界定管控范圍。污染場地調查結果本身具有不確定性且具有較短的時效性,因此不能要求一次調查結果的完全可靠和持久有效,對于一些移出調查名錄的地塊,再開發時發現局部污染便屬于可接受范圍。

                第二,國內修復技術和裝備專業化水平低且施工經驗少。目前,我國土壤和地下水修復技術和裝備還不成熟。一些原位修復技術和長期風險管控措施,很難完全用反應單元來控制和維護整個修復過程。對于原位修復擾動后的修復水文地質特征和變化規律,還難以通過定量化和動態表征模擬。也不能對一些原位生物降解的機理和過程完全解釋清楚,只能觀測到污染物濃度下降的趨勢,或只能從直接或間接證據上來佐證污染物降解的發生和效果。由于污染物在包氣帶與飽和含水層的賦存特征、化學形態、生物有效性等特性的空間變異性大,再加上土壤理化性質差異、有毒有害物質在多項介質中的交互作用等因素存在,修復后土壤中污染物殘留濃度存在波動情況。

                第三,修復施工二次污染防控措施少且風險交流不足。土壤修復雖然在理念上較為先進,但由于產業規模較小且發展時間不長,土壤修復工程技術尚不成熟,土壤修復經常出現現實與公眾心理預期差別較大的情況。土壤修復工程需要清除埋于地下不均質的有毒有害物質,土壤修復裝備非標設備占比多,且不同環節的施工條件差異大。這就容易造成大面積施工時二次污染控制不到位,尤其是氨氮、苯酚、有機磷農藥等氣味大的物質易擴散至周邊環境導致擾民投訴。

                場地修復工程相關極限閾值

                第一,在一定時間內對場地污染程度和特征認識有限。污染場地調查的核心目的,是識別和量化土壤和地下水污染情況。但由于歷史土地利用檔案不健全、用地類型變更復雜等,容易出現遺漏或忽略某些環節造成潛在污染的情況。從國內典型污染場地調查的經驗看,氯代烴、苯系物、石油烴、六價鉻、重金屬(鉛、鎘、汞等)具有明顯的污染特征和遷移特性,但并不排除存在在調查階段未能發現異常區域或高濃度點位的情況,需要結合地塊行業類型和水文地質特征等綜合判斷污染狀況,確定調查結果。在污染場地前期調查階段獲得結果和結論的基礎上,在場地修復工程開挖和實施過程中,仍需要不斷調查來完善場地基本信息,繼續優化和調整修復策略來應對污染狀況的不確定性。

                第二,修復后場地土地再開發仍存在環境安全風險。大部分污染場地修復后,土壤和地下水中特征污染物仍存在一定的殘留濃度,對于一些大型復雜場地,局部點位的殘余污染物濃度甚至數倍超過修復目標。所謂凈土交地,一般是指在更新了未來土地開發利用情景下的場地概念模型,并在重新風險評估后得出殘余特征污染物濃度水平整體上處于可接受風險水平。在精細化風險評估過程中,場地水文地質條件和土壤理化性質,很大程度上影響了特征污染物的環境遷移轉化和生物有效性,而各類目標污染物的化學形態和臨界濃度也影響可接受風險水平下的最高允許濃度限值。因此,充分認識和理解土壤污染特征及風險管控要求的區域性差異,對于確保修復場地開發環境安全和減少土壤修復社會成本十分重要。

                第三,各類修復技術和關注污染物都具有修復工程極限。場地修復技術對污染物消除或穩定化的效率受多種因素影響,如堿活化的過硫酸鹽對苯的氧化效率受底層黏性、溫度、含水率、土壤有機質、土壤酸堿度、反應界面有效接觸率等影響,在不同濃度水平下對苯氧化效率在5%~99%波動。多硫化鈣對六價鉻的還原效率主要受土壤粒徑分布和團粒結構等影響,采用常規施工工藝實施一次性化學還原修復后反黃率超過40%?;瘜W氧化法對石油烴類的氧化效率很難超過60%,對于多環芳烴類的氧化效率一般低于90%。在有些情況下,要充分尊重工程措施實施后存在的污染殘留情況,承認土壤修復的工程極限,通過目標值調整或修訂預先設定的初步修復目標值,避免過度修復和資金、人力和時間成本浪費。

                第四,社會對修復施工和后期地塊開發的容忍嗅辯極限。當前,針對污染場地的公眾最直接的風險感知多數是異味擾民問題,對于化肥廠、農藥廠以及一些有機試劑廠遺留污染地塊,一些惡臭類重點管控物質的濃度閾值極低,如苯酚在濃度低于飲用水質標準的情況下依然能夠聞到氣味,氨氮的嗅辯閾值也遠低于土壤修復目標值計算結果。一些有機磷農藥及其衍生品的惡臭閾值會隨著土壤修復過程的推進而惡臭強度增大,一些殘留在土壤中的麝香類污染物即使經過300℃高溫焚燒后依然長期殘留香味。土壤修復施工在瞄準毒性最強的特征污染物拉開殲滅戰的同時,面臨著新的挑戰,讓修復工程周邊老百姓滿意成了施工核心目標。

                針對場地污染修復的建議

                第一,提升治理能力,優化應對機制。當前的土壤污染防治策略應進一步體現精細化的風險評估和可持續的風險管控。充分考慮修復工程極限和導致的殘留污染物風險,對于修復后污染土壤要做到合理安全的資源化利用。承認不同情境下的殘留污染和殘留風險水平的波動差異,允許修復后土壤在進行效果評估時存在一定的“殘次率”,保障整體驗收評估的通過率。建議提出一些在管控對象和管控程序上的豁免條款,引導社會各界更加高效和有力地應對場地污染并促進區域可持續發展。

                第二,精確風險評估,體現差異管理。由于污染場地調查過程和結果的復雜性及不確定性,對于一些移出調查名錄的地塊,在再開發時發現局部污染應屬可接受范圍。建議通過不斷獲取新的可靠的實地基礎數據優化和調整計算過程和關鍵參數,通過精確的風險評估工作內容和工作過程來充分認識和量化污染物在確定情境下的合理允許濃度限制。

                第三,加強風險交流,推動公眾參與。建議加強場地修復工程的公眾參與、輿論引導和風險交流,引導社會理性認識和應對污染場地修復輿情。在污染場地開挖、污染土場外運輸、大規模上馬熱脫附技術和止水帷幕開槽等階段做好二次污染管控的同時,加強必要的場地修復監控預警工作。提前做好業主方、施工方、咨詢方和監管方以及相關公眾間的溝通。努力實現污染場地的風險感知方向和目標正確,風險評估內容和結果精確,風險管控對象和措施有力。

                第四,強化科研支撐,健全產業政策。建議在我國當前階段資金和力量有限的前提下,通過給予大型復雜場地的修復工程實踐的資金、政策支持,激勵技術裝備創新示范,針對實踐中發現的突出問題和關鍵科技需求采取揭榜掛帥的方式進行科技攻關,通過大型修復工程積累經驗和模式并形成導則和規范。鼓勵社會各界科技力量積極探索解決工業污染場地再開發的可行路徑,創新場地環境管理經濟政策和生態景觀建設,推動綠色修復和可持續風險管控。


                彩票购彩